瑟爹的红花

说话的烦恼

貌似好长时间没更了,感情戏什么的真的不好写。




二十七
bee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这件事我想了很久,我觉得难以启齿,甚至觉得很困扰,但我是个男人,我必须要有勇气去承担这一切,或者说去面对这一切,所以,我们可以交往吗?”
擎天柱愣了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bee居然在跟他告白,这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bee一直以为他可以把这件事埋在心里,擎天柱永远都没可能知道的,可是他发现看见他的时候,他身体的一切都变得不正常了,他想他没办法做到,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擎天柱沉吟了好一会儿,问他:“bee,为什么?”
bee看着他,想了很久,“我也说不清楚,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你像我爸爸一样,照顾我、关心我,我印象中的爸爸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,可是随着接触的时间久了,我才觉得那种感情可能是有误差的,你非要知道个理由的话,其实我真的没法说清楚,难道喜欢一个人就非要找个理由吗?”
擎天柱说:“说到底你只是对我的感情出现了偏差,你只是不知道而已。”
bee:“我喜欢你,我非常的肯定。”
擎天柱皱皱眉,“不,你不知道,bee……也许我不适合做个好情人,但我想我可以做个好的长辈,我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,我是不可能对你有别的想法的。”
“感情是可以改变的。”bee坚持道:“你可以做到的,你要相信自己,尝试着转换一下自己的角色,做一个好情人其实没那么难的。”
“bee,我想我说的很清楚,我不可能接受你的,永远……”


tbc




最近迷上塞包子已经不能自拔了,求怎么才能睡塞包子,求怎么才能保养塞包子,这辈子睡不着塞包子人生还有什么意义!

说话的烦恼


二十五

“最近怎么都没看到你?”击倒端着蛋糕坐在bee的床上,“你要尝尝吗?”击倒将盘子推过去问他。
“不了。”bee摆摆手,整个人很憔悴,“我大概是病了。”bee说。
“病了?那你为什么不去医院?”击倒问他。
“不知道,大概就算是病了吧。”bee想,他可能真的是病了,而且他得了一个可怕的病。
“你到底怎么了?我总觉得你不太对劲。”击倒分析道,“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觉得你不太对劲儿了,但是又说不上来,跟我说说呗,也许我还能帮你出出主意?你觉得怎么样?”
bee沉默了一会儿,他该怎么告诉击倒,或者他该说什么?难不成跟他说我对擎天柱似乎有点意思?这让他怎么张得开口,他甚至对自己产生了这样的念头而感到不可思议,这简直难以启齿。击倒看见他这副表情,拍拍他的肩安慰他,“不想说就算了,不过你得想开点,总不能老这么躺床上吧。”
然后bee对他招招手,击倒探过身子,bee附在他的耳边跟他说了几句话。
“哦,哦?”击倒的脸色转变的很精彩,“有点意思,嘿,兄弟,我就知道你对他有意思。你爸是他哥,你妈是他嫂子,这个关系真是挺玄妙的啊,将来可有你受的。”
bee踹他一脚,“瞎说什么呢,我不过就是有这么个想法,也许……也许这可能就是个错误,我想这肯定搞错了,我就是还没转过弯来,自己被感情绕糊涂了……”
“好啦,你不用解释了,喜欢就喜欢嘛,这有什么的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男人嘛,顶多就是关系乱点。”击倒说道,“不过嘛,那个大个子你要掰弯他,我觉得有点……估计有点费劲。你可得考虑清楚了。”
“我可能只是希望他对我好吧,所以,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我把这种感情弄混淆了?也许我觉得他像爸爸?因为他对我确实挺不错的。”
击倒想了想,“应该不会吧,喜不喜欢他你自己还不清楚吗?再说父爱跟爱情总不可能弄混吧?”
bee躺在床上蔫蔫的像一只猫似的,看起来病歪歪的。
“打起精神来啊,哥们儿,想追一个那么大个头的男人,你首先得有个好身体啊,是不是?”击倒推推他,鼓励他道。
擎天柱站在门口的时候,bee的房门开着,两个男孩挤在床上嘀嘀咕咕的正说着话,他伸手敲了敲门,两个人瞬间被敲门声惊醒,击倒干咳了几声,拍拍他:“哥们儿,好运。”

tbc

说话的烦恼



二十四
“你怎么了?”艾丽塔看他有点走神,便问他。
“哦,没什么。”bee告诉她。
“你拿回去吧,我反正也要收拾屋子,到时候也不知道要扔到哪去了,正好你喜欢,到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地方能摆……”
bee挺开心的问她,“真的吗?”
艾丽塔笑笑,“就当你帮我搬家的酬劳吧。”
看着bee离开的身影,艾丽塔坐在地上,愣了愣神,其实真的是没地方摆了吗?屋子这么大,难道还摆不下一个小玩具吗?
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心里放不下了吧。
“你捧着的是钻石吗?”击倒问他。
bee摇摇头,“一个玩具。”
“天啊,我还以为你捧着的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呢!要不要这么夸张。”击倒惊呼道。
“我知道了,是心上人送的吧,也太小儿科了吧。”
“别胡说。”bee反驳道。
被他这么一说bee突然有点不自在,击倒一直都是满嘴跑火车的,说出什么话来都不奇怪,然而这一次bee突然感到有点不适,甚至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不适感。
击倒拍拍他,“害羞什么,你以前又不是没交过,嘿,别把自己弄的跟个纯情少年似的,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啊。”
看着bee有些纠结的表情,击倒笑嘻嘻的说:“好吧,好吧,你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知道,这总行了吧?我很够意思是不是?”击倒揽着他的肩膀,“你这次是不是找了个像小雏菊一样的女孩?”
bee没法反驳,他该说什么?
“对付这种女孩子,你要掏心掏肺,懂吗?你要做一个雏菊男孩,越真诚越好,保管她被你迷的不知道家在哪了。”
bee看着击倒眼神突然显得很古怪,击倒被他盯得毛了,问他:“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
语气怪声怪气的:“我的天,你不会是看上我了
吧?这玩意不会是送给我的吧?我可不要。”
bee回了他两个字:“呵呵……”
击倒真是戏多,bee心想。
雏菊一样的男孩吗?bee想了想,擎天柱算吗?不过倒是挺纯真的。
bee突然打了个寒战,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,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可怕了,甚至是太过于惊悚了。
该死的,他在想些什么。
“嗨,娜。”通天晓亲了亲她的额头,却发现她心事重重的。
有些担心的问她:“你怎么了?”
娜看了眼楼上,叹了口气道:“bee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,情绪有些不正常,他不告诉我,我很担心他。”
“是不是失恋了?”通天晓想起来前两天那个跑掉的女孩,怀疑bee是不是在难过这件事。
“要不我去跟他谈谈?”通天晓询问道。
“合适吗?”她实在想不到这两个人坐一起能谈出些什么,想想就有点诡异。娜摆了摆手说:“算了,让他一个人先静静吧。”
bee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击倒的一句戏言,让他心神不宁,他甚至感到了前所未有恐慌。
他不愿意跟他妈妈多说话,甚至不愿意看见经常来家里的通天晓,哪怕是听到他的声音,都会让他如坐针毡,这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,bee觉得他快把自己逼疯了。
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不愿意出去,bee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和恐慌,他甚至惧怕外面的一切。
“宝贝,咱们谈谈好吗?”妈妈在外面敲着门,儿子这种反常的表现实在是让她太担心了。
过了好一会儿,里面都没有动静,娜静静的站了一会儿,就在这个时候,门打开了,bee看起来很憔悴,整个人瘦了一圈,正看着他妈妈。娜心疼不已,他已经20岁的,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,此刻却看起来如此的无助。
她伸出手将bee的头轻轻向自己的肩膀上靠了靠,她只听见儿子有些呜咽的声音从肩膀上沉闷的传来,“……妈妈……我害怕。”

tbc

说话的烦恼

什么cp都吃得下的我,没救了
人物的有些关系我自己都写乱了,凑合着看吧,同志们

二十三
艾丽塔正在吃力的搬着东西。
“要帮忙吗?”bee问她。
“哦,你是?bee?”艾丽塔似乎认出了他。
“喝点水吧。”艾丽塔给他倒了杯水,bee接过杯子,环视了一下四周有些凌乱的房间。
“你也在搬家。”bee问道。
艾丽塔:“是啊,要从城里搬回来了。”
对于擎天柱跟艾丽塔的关系,bee多多少少都感到有些好奇,忍不住问:“你认识擎天柱?”
艾丽塔:“认识,甚至可以说很熟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,不过后来……”艾丽塔挥挥手,“你知道的,然后我就搬走了。”
“很熟啊?”bee说,“那这么说你很了解他了?”
“你需要知道他的什么事情吗?20岁之前的也许我可以告诉你一些。”艾丽塔说。
bee:“我怎么可能想知道这种事情,你知道的,他是我学校的图书管理员,也是我妈妈对象的弟弟,哦,其实知道一点也没关系的。”
之后艾丽塔跟bee聊了很多关于擎天柱从前的事情,一个青涩的擎天柱,一段许久不被提起的往事。
说着说着,bee突然问道:“你知道'能量块'的事吗?”
艾丽塔眼前一亮:“哈,你不说我都要忘了呢。”说着她便在一堆盒子里翻起了什么东西,拿出来的时候还吹了吹,上面粘了些灰尘,艾丽塔举着小方块问道:“你说的是这个吗?”
bee接过能量块,仔细的打量了起来,蓝色的。bee说:“我看到擎天柱家里有一个粉的。”
艾丽塔告诉他:“那个是我的。”
bee:??
“哈哈,那个时候,真是……我从小对他就挺有好感的,后来做了能量块,我便提议大家互相交换,其实就是为了想要他那个蓝色的,很狡猾吧,再后来……”
艾丽塔看看他:“我们就在一起了。不过,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你喜欢吗?”
艾丽塔说着指指bee手中的蓝色能量块问他:“喜欢吗?喜欢就送你了,我倒是真没想到,他居然还留着。”
bee有些不可置信,“这东西对你应该很重要吧,怎么能送我呢。”
艾丽塔解释道:“再重要的东西也是过去的了,bee,人总是要往前看的,更何况,他不过就是个玩具而已……”
可是bee不觉得这是玩具,因为擎天柱非常的重视他,他想艾丽塔能留到现在,也应该是很重视的吧。
“你一直留藏到现在,难道不就是重视吗?”bee问。
艾丽塔摇了摇头:“我留着他只是因为他代表着曾经的时光,而并非爱情。”
bee:“你不爱他了?”
“当然。”艾丽塔说,“孩子,那都是过去了,爱也仅仅是在过去爱过。”
bee捧着手里的小东西,却发觉手心居然有些微微的发烫,在过去爱过吗?那现在呢?bee有些好奇,他想知道擎天柱是怎么想的。
也许击倒是对的,他最近确实很高兴,没来由的,然而现在他突然有点高兴不起来了。

tbc

说话的烦恼

二十二
bee最近的心情一直都不错,不知道是不是被惊破天怼的比较爽,勾起了他中二时期的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,有点怀念那种毫无顾忌的生活了。
有些时候bee会羡慕他们,他要做母亲面前的乖孩子,邻居口中的乖男孩,学校踏实的学生,可是他们都知道他的过往,但却选择性的遗忘了。
过去似乎远没有现在来的这么的热切。
“可怜的bee,怎么被打成这样子了?”击倒明知故问。
“你给我介绍的女朋友跑了。”bee告诉他。
击倒非常不自在的笑笑,“哦,哦,不提我都要忘了,呵呵呵……”
bee:“呵呵呵。”
击倒:“……”
“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啊?”击倒转移话题问他。
“有吗?”
击倒不确定的问:“你刚才好像在傻笑吧?”
“确实啊,打架打的很爽,你说对吗?”bee说。
击倒尴尬了。
“我前两天看见红蜘蛛了,约不约?”击倒问道。
bee:“我妈妈说他在学校。”
击倒:“对对对,一直在跑步,哈哈哈,不过威震天这两天有事,他能偷个闲,到底去不去啊?”
bee摇摇头,“不去,我已经有约了。”
击倒:“谁啊?你太不够意思了,居然也不叫上我。”
“叫你干什么,我约的是擎天柱。”
“那算了。”击倒说,“我对那大个子没什么兴趣,还不如约点美女呢,嘿,我说,你现在都开始跟男的约会了?”
bee看看他,问:“你不是男的吗?”
“除了我之外。”击倒纠正道。
“擎天柱很好,你跟他接触了就知道了。”
击倒有些好奇的问:“怎么个好法?”
bee想了想说:“他很靠谱,像父亲,也像哥哥,更像个朋友,我跟他可以无话不谈,这难道不好吗?”
“难得听你能夸别人。”击倒说。
“他不是别人。”bee纠正他,“是家人。”
击倒捂着嘴,怪里怪气的说:“真肉麻。”
bee看看他,“……你不会明白的。”

tbc

说话的烦恼

简直太慢热了,感情戏什么的,臣妾做不到啊!

二十一
“哦,我的宝贝。”
妈妈冲过来抱住bee,心疼的看着他身上的伤。
bee躲闪着,“没事,我真的没事,妈妈……”
妈妈:“怎么可能呢,我的宝贝。”
bee简直要不好意思了。
擎天柱跟在后面,后面跟着手舞足蹈的通天晓,娜看着他这个样子,忍不住问他:“你怎么了?”
通天晓兴奋的说:“哦,没什么,别担心亲爱的,我一会儿送bee去医院看看,保佑小可爱千万伤的别太重。”
“什么?”娜有些吃惊地问他,“什么小可爱,你在说什么,哦,天哪,你到底怎么了?”擎天柱似乎若有所思的,bee问他,“你在想什么?”
擎天柱看着他说:“刚才的那个人我好像见过。”
bee吃惊的问他:“你见过他?在哪?”
擎天柱:“一个旧相识……”
bee问他:“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他有点眼熟,从很早开始就觉得了,好像一个人。”
擎天柱拍了拍他的肩膀,告诉他:“你应该认识的,威震天的弟弟。”
“什么!”bee惊得要跳起来了,“威震天的弟弟,这怎么可能?”bee自言自语,“怪不得,怪不得呢,我说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呢,原来是威震天老师的弟弟。”
擎天柱告诉他:“同父异母的弟弟。”
可怜的红蜘蛛,被兄弟俩盯上了,bee心想。
“让bee好好休息吧。”通天晓说。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娜问他,“看起来不太对劲。”
通天晓神秘而又骄傲的凑近小声告诉她:“他叫我爸爸了。”
娜有些意外,看着通天晓骄傲的表情,娜捂着心口,她的儿子真是让她感到骄傲。
“你要走了吗?”bee躺在床上问擎天柱。
擎天柱点点头,俯身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你该休息了。”
bee的头在他的手掌下蹭了蹭,抬头看着他,“谢了,老哥。”
擎天柱皱皱眉,“这个称呼可不对。”
bee大笑。
“晚安,孩子。”

tbc

【霜冬】弟弟


拉冷cp,最爱的基巴组合,没粮吃,自己产粮
阿斯加德二公主x三公主,没什么傻大锤的戏份
(loki被抓后)会有原电影台词

odin:“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吗?你在哪,哪就有战争、毁灭和死亡。”
bucky躲在王位后面,看着昔日疼惜自己的哥哥,然而他的哥哥却与爸爸反目成仇。
odin:“如果我没有收留你,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恨我了。”
loki:“如果我不该活着的话,那就请你慈悲为怀,赐我一死。”
odin:“如果不是frigga你早就一命呜呼了,你再也见不到她,我要让你一辈子待在地牢里。”
loki:“那索尔呢?”
odin:“他会是新的国王。”
loki:“那,bucky呢?”他发现了王位后面躲着的弟弟,狡猾的眯了眯眼睛。
地牢里。
俘虏被源源不断的带进地牢,loki看着那些人,开心的自言自语道:“odin不断为我提供新朋友,真是体贴。”
frigga:“我送来的书你不敢兴趣吗是吗?”
loki:“你想让我后半辈子当书虫吗,读书?”
frigga:“我已经竭尽全力让你过得舒适一些了,loki。”
loki:“是吗?奥丁是否也这么想?还有thor?让他们日夜为我操心,我还真有点过意不去。”
frigga:“你走到今天这一步,完全都是你咎由自取。”
loki:“咎由自取?我只不过是揭穿了,欺骗了我一生的谎言而言,说什么我生而为王……”
frigga:“真正的国王勇于承认错误,你在地球上伤害了多少生命?”
loki:“跟伟大的odin杀的人相比,那点人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frigga:“你爸爸……”
loki:“他不是我爸爸!”
frigga:“我也不是你母亲吗?”
loki:“……你也不是”
frigga:“除了你自己,你好像已经把所有人都看透了……”
loki触摸frigga的手,却渐渐消失成残片。
loki:“嗨,弟弟……”
那残片后的人静静伫立着,看着loki的眼神很复杂,loki的弟弟bucky。
loki:“嗨,弟弟,来看你哥哥吗?你哥哥现在过得还不错,你看看这里……”loki手舞足蹈的说道。
bucky:“哥哥,我还是你弟弟吗?”
loki:“哦,当然……”
话还没说完bucky厉声打断他,“可你刚刚否认了爸爸!还有妈妈!那你是否也要就此否认我!”
loki轻轻眨了下眼睛,伸出手触碰在监牢上,“不……你是我唯一的弟弟……唯一的……一直都是……”
bucky也伸出手,两只手隔着透明墙壁,似乎触碰在了一起,bucky眼喊泪光,“我真怀念我们曾经的时光,哥哥……”bucky问他,“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?”
loki看着他,手指轻触在嘴唇上:“回不去了,bucky,我跟他们……”loki摇摇头,bucky不放弃的又问他,“你抛下了我们,哥哥……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?”
loki:“我没有放弃你,bucky,从来没有。”
bucky:“你已经做出选择了,你放弃了。”
loki冲他吼道:“没有!我从没有放弃你!”
bucky很难过,扒着透明墙壁委屈的叫他:“哥哥……”
loki趴在透明墙壁上,努力的挣脱着这个牢笼,他热切的看着弟弟,对他说:“我爱你,bucky,我爱你,我的弟弟……”
bucky叹了口气,离开了。
loki看着弟弟离开的身影,额头抵在透明墙壁上,喃喃的说道:“我爱你,这一点从不会改变……从不。”

end

说话的烦恼

长路漫漫,感情戏什么的真的不好写

二十
bee在第二天交了个女朋友。
击倒介绍的,很漂亮,但是有点不靠谱。
“上次没打够你吗?”bee看着堵在路上的惊破天,不耐烦的说道。
惊破天不仅跟红蜘蛛有仇,也跟bee有仇,那些事情都可以追溯到以前,他们还拉帮结派的时候。
“你要找死吗,小子?”bee问他。
“你边上坐着的是我女朋友。”惊破天说。
bee看看她,“但现在是我的了。”
惊破天问他:“要打架吗?看到我上次把红蜘蛛修理成什么样子了吗?”
“看到了。”bee说,“你也就修理修理他了,你个废物。”
说着bee就下了车,很快两人就撕打在了一起。
女朋友坐在车上,赶紧翻出了电话。
“喂,击倒,bee被惊破天干翻了。”
“你说什么!”那话那头的人夸张的喊道。
“你赶紧过来吧,要不要报个警?”女朋友问他,“喂,喂?”
“信号不好,我这边信号不好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击倒,这个王八蛋!
挂了电话,女朋友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略担心的看了看那边的战况,然后一溜烟儿的跑了。
bee的战斗力不差,不过比起惊破天,他的体力已经有点跟不上了,毕竟解散了小团队后,bee就再也没有打过架了,上次跟他打也是侥幸占了上风,然而这一次却没这么容易了。
惊破天可没有歇过,一直在混社会,战斗力不是盖的。
bee被他一脚踹翻在了地上,脸重重砸在了地上,惊破天狠狠踩在他的后背上,揪着他的头发,bee被迫仰着头。
“小子,下次再找女朋友,擦亮你的眼睛。”惊破天警告道。
“小兔崽子,松开他!”
通天晓接到击倒打来的电话,赶紧跟着擎天柱赶了过来,看着bee被踩在地上双眼通红,冲着惊破天冲了过来。
一看这架势,两个壮汉,惊破天不想吃亏,忙松开了bee的头发,骑上摩托车飞快的跑了。
通天晓追在后面一路追他的车一路大声咒骂着:“你个王八蛋!婊子养的!天杀的!……”
惊破天在反光镜上比了个中指。
bee从地上爬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土,擎天柱小心翼翼的掰过他的脸,细细查看着,bee的脸上有些淤青,额头上被沙砾蹭出了血迹,擎天柱轻声的安抚他:“我带你回去上点药。”
通天晓追着摩托,追出了一段路,再也追不上了,只得折返了回来,他虽然心疼,但是他跟bee的关系让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,憋了好久才说道:“……你妈妈很担心你。”
bee看了他好一会儿,良久,别过脸去,别扭着小声的说了一句,“谢了,老爸。”

tbc



说话的烦恼



十九
bee解释道:“有很多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,但也没那么简单,你总是这样自责,我不知道爸爸的感觉,但我以为会是你这个样子的。”
“其实我觉得你真挺适合生个孩子的。”bee正经说道。
他问擎天柱:“你有孩子吗?”
擎天柱摇摇头,“我还没结婚。”
“那女朋友呢?”bee问。
“没有。”
bee无语,“呃……好吧。”看着擎天柱这么正经的表情,bee开玩笑说:“你挺适合说教的。不过没孩子的话可不行,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?”
bee突然想起击倒要给他介绍女朋友的事,他觉得这也许能够转换一下心情,至少能让擎天柱在这件事上不再下那么多的关注了。
擎天柱觉得这话题跑偏的有点严重,赶紧纠正他,“说教这件事跟有没有孩子没关系,明白吗?”
bee点点头,回应道:“我其实一开始挺中意你的。”
这话让擎天柱有点惊讶,他又听bee说:“我以为爸爸会是你这个样子的,不过,其实你们俩挺像的,可我妈妈没选择你。”
“你妈妈有自己的选择,这很正常,bee。”擎天柱说。
“没错,就像你可以选择跟未来哥哥的儿子谈心,又或者完全可以置之不理,这也是你的选择,但我现在有点明白了。”
擎天柱问他:“明白什么?”
“我突然发现我妈妈选的没错,有些时候最好的不一定就合适。”bee说。
“所以她选了个合适的。”
擎天柱很意外,“你说这话是想告诉我你已经选择要接受他了吗?”
bee说:“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合适吗?”
擎天柱问:“为什么?”
bee:“因为,没有哪个老爸会无聊到跟他20多岁的蠢儿子讲人生道理的,这就是区别。”
擎天柱问:“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
“因为击倒的老爸从来不会跟他多废话,都是直接上手的。”
“但我以为这也是错误的教育方法吧。”擎天柱说。
“谁知道呢。”bee耸耸肩,“红蜘蛛他爸好像也是这样的,这难道是老爸们的通病吗?”bee似乎很不理解。
“不。”擎天柱说,“分人。”
……
“老兄,你们俩聊了挺久啊,聊什么了?”击倒看着他们俩有些八卦的问道。
bee:“不告诉你。”

tbc